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至等發染青絲

有人說,你是一本書籍,一本用墨積堆成的文字控,

我會看穿你,讀懂你,哪怕是用今世的傾生年華!

有人說,你是一章詩詞,一章用生命揮寫成的淚滴,

我會化作淚,侵泡你,舞你詩裡行間成你畢生愛!


孤落單行雁北飛,其聲淒淒,顫天幕的柔弱心靈。獨揍玉簫難忘崖,引動淒淒,散落夜幕淚眼惺點。千年崖平臺廊,茅舍處把樽飲,為情嗎?你不言。待增一情,減一牽絆。

人的年,歲的臉,驀然足落,衣袖點風青衣飄飄。生的情,心的蓮,夕陽朝暮,眏紅典故盡顯你顏。 陰山脈小軒窗,點儒墨情成章,為情嗎?我不語。 待美人醉,賞顏酡紅。

狼煙四起,疆地盡失。那時你坐的花轎,我胸紮的大紅花,在冷器鐵蹄下飄散了漫天的白綾,蒙塵裡哀落無聲五百年。 金戈鐵馬,縱橫中原。那時你淚坐金屋,我坐擁天下傲視,在你不忘父仇中愛恨糾葛塵,浮塵情空落落又五百年!

幻世如夢逝,轉輾五百年。我扶木而立,坐晨夕仰看黑與白的輪回中,看那孤枝舞空,嫩綠頂芽,綠意盛濃,紅葉紛飛,一一長在了我的心裡,根植我全身每一處冷暖的角落!只為,只為等你再次與我相肩!

隔空探花,陷穿越時空慕傾盡地。舉手凝立滿地花殘央,癡望碧空天幕,“著粉則太白,施朱則太赤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。落袖的清風蕩落了,滿目的舞漫傾城色,不見。然清風未盡,吹起的滿地殘瓣漫天飛舞染了一天的紅,紅我一身的白衫。

揮落千年浮塵掩埋為你的記憶。當,一幅幅定格的往事,一章章醉心的錦詞,千帆跨江湖,灑今盡是婉約的寂寥,唯獨我憐。久別情亦疏,萬千心結結折成的紙鶴,箋訴與誰寄?唔唯恐。

佛雲:世五百次的回目,換來今世的一次擦肩。如若上述是因,我願續緣五百年!情動的一時裡,我,靈魂裡早已種下,永世的思思綿綿,積滿相思雨不肯,不休。

人處情而生,思處情而死。千年的夜來幽夢,追溯流年幾度風雨寒夜!千年的戀曲終是,未奏樂人離別,一別隔世陌,竟相牽不知歸期!如若我在今生裡用那鍾情的淚,填滿相思的海,你願用你百年孤獨的葉,折成筏,揚子江渡,北上我心?

當一幕幕動人的故事落幕天邊,生命中依稀可見的脈絡才展現你的思想天空。 是不是我們的愛情故事, 也要到江南柳眉霜染濁?時光逝去, 那剩下的呢? ——剩下的,是無盡的掙扎和惦念嗎?

千年之前,我不是任何時代的象徵。一杯未盡,離懷多少,我?難道你不明白,我從優雅而墮落。你,無可後悔,你無可感覺,你反應了令人心碎面,若這就剩下,我自己就可以。。。

千年之後,那顆哀掉的心,你讓他燒成灰燼,你的悔恨,難道不想擺脫他?那你為何會有?醉裡相思,筆中羈絆。時日漸增,是一抹紫色,紅色,還有我思念很久的藍色。但你卻有,依然吟吐冷香,那是我在她身體裡餘留的最後一口氣。

多年以來我的心一直在心空流浪。你想我是你再次擁有熱情,然,這邀約對我很有吸引力,我很遺憾,我必須拒絕,我一直夢想著,有這麼一天,能與你對白,但,你知道,紅塵於我來說只是個空洞,抽象

她從來就不該是我們中間的一份子,仍然美麗,即使這個實際的沒落,越嘗試我越想感觸。但是你可以,虛擬的光陰對你無害。你是超然界的靈體,脫俗,不可改變。但,我依然存在浮塵短暫,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至等發染青絲。小孩的心事誰能懂
你們究竟會意了什麼?
孫守りの
何時還能伴你身旁,再嗅那一地詩香?
我只好寂寞地唱歌

靜靜地孕育著它的明媚

打開,時光的畫軸;鋪展,歲月的素箋;聆聽,遙遠的嫋音。
在北方,在我的小城,我不停地在尋覓著春天的足跡……
畫一幅,雪色浪漫;歌一首,北國之春;舞一曲,春之圓舞……
——題記
  
【淡淡雪】
歲月牽著三月的衣襟,天氣漸漸的有了些許的暖意,不知不覺間感受到了春的溫馨。不由想起新年晚會上《時間都去哪了》的一句歌詞:“門前老樹長新芽,院裡枯木又開花”。此時,寒冬依然離去,春的腳步不由分說地跨進季節的門楣。
北方的初春和冬天沒有明顯的分別,偶爾,也有零星的雪花飄落。這時的雪,松鬆軟潤的,像棉絮般,大片大片的飄落。剛剛落地,還看得見那薄薄的白,一會兒,便融化成了水滴。這個季節,還真是叫人糾結得很呢。
在北方,如果冬天沒有雪,那麼就像一個人沒有靈魂一樣。雪,是冬的主色調。在碩大的調色板上,塗抹著冬天的色彩。所以,那漫天舞動的雪花,就像冬的水彩筆,精緻臨摹著一幅幅北方蒼茫雪域的潔白長卷。一個冬天,就是一幅童話般的純潔畫冊;一片雪花,就是一首字元跳動的優美詩篇。有人說,冬天的雪花,是在醞釀著春天的美麗。春天到了,雪花也就到了謝幕的時刻。由此,不禁想到那些零落的花:“零落成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。”,落花如詩,雪花如詩;落花芬芳,雪花留香。“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”,雪花,不也是有著這種奉獻犧牲精神嗎?
“吹面不寒楊柳風”,誰說不是呢?走在路上,已沒有了冬日的肅殺。依稀會看到一些雪的殘骸,散落在樹蔭下,角落裡,牆根邊……路上,已然沒了雪的蹤跡。這春天的風,已把孕育了一冬的希望,化成新的生命,滋潤著廣袤的土地,只待草長鶯飛,只待春暖花開。
北國的初春,仍是料峭微寒。遠遠的望去,大片大片的土地上,露出了原有的容顏。那一片片的黑土地,就像一幅幅沒有著色的畫板,等待著春的彩筆,盡情描摹色彩繽紛的世界。
原野,山巒,樹木,河流,村莊,欣欣然睜開了惺忪的睡眼,盡情地允吸著雪花化成的甘泉,滋潤著乾涸的心田。初春的雪花,如細雨般,沙沙地,似有聲,又似無聲,輕輕叩擊著人的心扉。哦,這聲音,若有若無,必是有心人,才會聽得到呢。
哦,這初春的淡淡的雪花,是這般得讓人心旌顫動啊!
  
【剪剪風】
“不知細葉誰裁出,二月春風似剪刀”。那日,坐在窗前,看外面的風裹挾著的幾片細碎的雪花,偶爾變成幾滴細微的雨絲;風搖動著樹梢,樹枝,發出的沙沙聲音,吹過屋頂,穿過街道,如一支深厚的的交響曲,蕩澈心扉。那樹枝,竟然很柔軟了,不像冬天那樣脆,風一吹,就要斷掉似的。儘管,這風還有些絲絲涼意,但和冬天的朔風比起來,並不顯得那麼肅殺,溫和多了。
偶爾,在晚上,喜歡靜靜地坐在窗前。有時是看著對面樓群旖旎闌珊的燈光,有時是看著夜空閃閃爍爍的星斗,有時是聽風吹過街道的聲音,有時也對著夜色發呆。
若是聽風,只有在寂靜的晚上,才能領會得到它的妙處,才會聽得出它的韻味。那種感覺,就像是坐在開往春天的地鐵上,悄悄地打開初春的視窗,感受著春天脈搏的跳動,似是聽到春的呼吸,真的是一種享受呢。你聽,那風,輕輕的,淺淺的;若有,若無;時斷,時續。正掙脫開冬的羈絆,行走在這暗夜的街道上。
這風,原也是從冬天脫穎而來。它經歷了嚴寒的考驗和冰雪的洗禮,在歲月的盡頭,華麗麗地旋轉身形,喚醒了春天,靈秀了山川,悠揚了河流,悅耳了鴿哨,勃發了生機一片。
於是,在那乾枯的枝上,在風的拂煦下,已經有了些許暗暗的綠,有了或多或少的苞蕾,在這淺淺的春的季節,靜靜地孕育著它的明媚。The construction of Detroit
Found prehistoric relics
Held a rare meeting
The church service
Congressman Maesa Harua
Nevada settled
USA tax fraud telephone
Florida's business plan
Gum lost its popularity
World War II image

雨鈴清幽一般安然


時光不等腳步,一轉眼,又是一個清寒的冬季,飄飄大雪已過,徒留一地淒霜。穿著厚重的襖衣,仍舊止不住顫抖,那淡淡的溫暖,浸在寒風中,也涼的透徹;唯有那一樹雪梅,印在心上,給了心一個支撐。

漫漫長路,我淺步走來,風急雨也急,拾起一片滄桑歲月,把它收藏在小箋尺素間,攜一縷青絲,繪成婉約白頭。

我踏在舊時小徑的青石板路上,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,窄窄的小道,溢滿當時的馨香;街頭閣樓舊匾暈開字跡清晰依舊,潑墨小亭臺還留有你的溫柔,一切似是開始,卻以至盡頭。而今寒風侵襲,閣樓悠悠不停在搖晃,似是想將這點點滴滴震得四散紛飛。這時,稀疏的陽光撒下溫熱的網,把這暖意傳送;淒風徐徐,卻將這淺薄的溫度耗盡,徒留一地落葉無聲過往。

紫陌紅塵,我來回踱步,小巷淒寒,只一抹素色芬芳,在虔誠梵唱。隱約悠悠琴聲喑啞,訴不盡人世情長,只聲聲哀鳴,情深意切,穿透整顆心;縹緲琴音,不知何處傳來,仿若遠在天邊,又似近在眼前,我心聽的真切。朦朧間,一幅微醺 的畫面,停佇在眼前,我仿佛看見,他提筆如劍,方折俊麗;緊鎖眉頭,似是要將滿心悽楚在紙上寫盡;如血殘陽,他孑然一身,似是定格了整整三百年之久。

淒淒寒風,回望四壁蒼白,清雪,終是沒有再飄起,你孤寂的背影,也伴隨著雪花草草曳過,不留些許芬芳,醫師不再轉身顧望。寫下關于青春的一切記憶
もうひとつは
心境の変化にともない
決してわたしから
手中茶香沁人心脾
只需,一生為我畫眉
安守低處,未嘗不是壹種恬淡的人生
桃花源之四美
春雨,我喜歡你!
度過了非常有成效的一天
自我介绍

elainat

Author:elainat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